永利皇宫登录网址|最新网址

陕钢集团综合管理平台|在线投稿 |数字报纸|在线招聘
【钢城文苑】米缸——成长的记忆
发布日期:2019-10-11    作者:永利皇宫登录网址     
0

老家的仓窑里放着一口缸,是用泥和着糜子穗糊铸的,缸的内壁贴着不知何年月的报纸,泛着微微的黄,上面的字迹已看不清楚,只知道是母亲结婚时,是爷爷分给她的家产,用来装用石碾子磙下的米,虽然只能盛一石米,却是全家人名副其实的“粮仓”。

我的记忆里,最初这米缸只有在秋收的时候才满过,平时都是半缸米,为的就是时刻提醒米不多了,要节省着吃,如若不然就会断了口粮。米缸上面盖着用高粱杆做成的盖子,上面压上“菜石”,生怕有老鼠虫子钻进去,有时即便保护的很严密,缸里还是免不了生出虫子,一颗颗米粒变成了一穗一穗的,母亲只能把米缸里带虫子的米倒在门前的石阶上,把虫子晒死了,用锣筛将穗米和好米分开来,重新装进米缸里,留着慢慢吃。本来黑瓷缸掩盖的好点,米是不会生虫的,然而那个年代是没有闲钱买这种“高级货”的,只能用泥缸,全家就一起吃着不知生了多少次虫子的小米。

后来日子过的好了起来,一年偶尔可以买两三袋大米,母亲就将大米和小米掺和到一起,雪白的大米,金黄的小米,混合在一起,开始将整个米缸装是满满的。自此,没再出现节约着不敢吃,害怕年底不够吃的情况了,干活时有了力气,我也总会拍拍小肚皮,父母亲也都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尤其是逢年过节时,吃一顿全是大米的饭再配上猪肉烩酸菜,是全家人最期盼的事。平时招待贵客最好的食物就是一顿面条,后来母亲告诉我,那时候一家人,半年都平均不到一袋面,每天吃的都是米缸里掺和起来的米,不过随着时间的迁移,饭总还是可以吃饱了。

现在那口米缸已经静静地躺在老家的仓窑里了,多少年过去了,依旧没有破碎,父亲告诉我泥土制品只要不打碎,是非常牢固的,如果放到砖窑里高温煅烧一定的时间,就会变成黑瓷的。如今家里的米缸换成了轻巧而又不失美观的聚四氟乙烯制作的塑料桶,新米缸里没有再倒过小米,现在的小米成了“奢侈品”,一袋袋大米不断地加进去,米缸的米没再下降,也不再担心米不够吃。隔壁的八十多岁的刘婆婆常说:“现在的社会真好,不愁吃不愁穿的,我们那个年代吃不饱,糠皮都是主食之一”。

当年生产支队分来的土地,如今栽种了各种乔木和灌木,在政府的惠民政策下,已经不需要再种小米来维持生活,从原来每年需要交公粮到现在的政府反过来补贴,米仓中的小米也都变成了一袋袋的大米,菜品也是各式各样的。母亲常说我们这一代赶上了好时光,顿顿都是白面大米,还不用担心缺粮。我知道,这是母亲家中米缸变化的感慨,对国家发展的认可,即便她不识一个字,不明白什么叫祖国。(炼钢厂  王德中)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